笑猫日记-保姆狗的阴谋全文?| 知识问答

  • A+
所属分类:保姆知识
摘要

  这一天 天气:上午吹风,下午  云散开去,露出一个又  白又冷的太阳。  其实,读过《淘气包马小跳系列》那些书的人,对我应该是有些印象的。马小跳不是有个表妹叫杜真子吗?我就是她的那只心爱的猫。

最佳回答:    这一天 天气:上午吹风,下午  云散开去,露出一个又  白又冷的太阳。  其实,读过《淘气包马小跳系列》那些书的人,对我应该是有些印象的。马小跳不是有个表妹叫杜真子吗?我就是她的那只心爱的猫。如果说我跟其他的猫相比较,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那就是我会笑——我一生下来就会笑,所以人们就叫我“笑猫”。  人们总是用好奇的目光打量我。他们以为只有人才会笑,动物怎么可能会笑呢?怪!杜真子的妈妈就说我是猫精猫怪。她不太喜欢我,常有把我送人或赶出家门的念头,幸好杜真子的态度十分坚决:我走,她也走,她要跟我一起浪迹天涯。我真的很想浪迹天涯,想好好看看这个世界。但是不行啊,杜真子还得上学。所以,别说我厚着脸皮赖着不走,我是舍不得杜真子。  我们猫也有自尊心,我们也有跟人一样的情感,甚至有比人更加丰富的情感。杜真子不在家时,我是一分钟也不想在那个家多呆的,我不喜欢看她的妈妈对我的那种苦大仇深的表情。  每天早晨,我总是和杜真子一块下楼,她去学校,我去公园。  在电梯间里,我把两只爪子抱在胸前,暗暗祈祷:千万千万不要遇见“地包天”!  红灯闪烁,到一楼了。电梯门哗的一声打开了,我正对着一张京巴狗的脸:双眼皮,塌鼻梁,“地”包“天”的嘴。这里的“地”指的是这只京巴狗的下牙,“天”指的是她的上牙。我们都是上牙包下牙,但这只京巴狗是下牙包住上牙,但这只京巴狗是下牙包住上牙,所以她看起来憨憨的,也很滑稽。  这只京巴狗是女狗狗,她的女主人给她取了一个甜得腻人的外国名字,叫“玛丽亚”。我却只喜欢叫她“地包天”。这个名字才独特嘛。  地包天一看见我,就像球一样地朝我滚来。我们每天都见面,可她每次见到我,都像久别重逢,无比惊喜,无比激动,总是一副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的样子。  地包天想要和我拥抱,我巧妙地躲开了,我闻不惯她嘴里的甜蒜味儿。她的女主人一日三餐,餐餐吃甜蒜,所以她家的餐桌上,一年四季甜蒜不断。慢慢地,地包天也养成了吃甜蒜的习惯。  地包天从来不乘电梯,打死她,她不乘电梯。我住十八楼,她住十一楼 ,她每天总是跑下楼去,到一楼的电梯门口等我。  我们要去的那个公园是免费公园,就是不用买门票就可以进去的公园。这个公园没有门,也没有围墙,面积非常大,有山有湖。当然,山是人堆的假山,湖是人挖的人工湖,但是都经历了上百年的岁月。假山上树木成林,绿草成荫。湖水绿得像翡翠一般,湖里的水草从中游动着各种各样的鱼。这个湖叫翠湖。这个叫翠湖公园。人们以为翠湖公园只是他们的乐园,殊不知,他们在明处,我们在暗处,翠湖公园也是我们动物的乐园。  地包天在我身边跑着,她腿短毛长,像一个滚动的球。我尽量不去看她。一看她,我就会笑。  “笑猫,你不高兴吗?”一路上地包天都在看我,“你今天还没笑过呢!”  难道因为我是笑猫,我就一定要笑吗?  “笑猫,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你的超级崇拜者吗?”  我知道我引人注目,但我还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我的崇拜者,而且是超级的。  “不知道吧?”地包天跳到我的面前,拦住我的去路,“你的这个超级崇拜者就是我!”  看着地包天,我笑了。  “啊,你终于笑了!你知道我崇拜你什么吗?我崇拜你会笑。我一直有一个说不出口的请求,唉,我现在还是说不出口。”  我虽然不喜欢地包天嘴里的甜蒜味儿,但她毕竟是我的同伴,我们每天一道去公园。要说我们是朋友,也可以。  “你就说吧。跟我不要客气。”  “真的?那我就说啦!”地包天凑近我,我又闻到了她嘴里的甜蒜味儿,“你能教我笑吗?”  “笑还用教吗?”我说,“你只要想笑,就能笑。笑是一种心情。比如我高兴的时候,我大笑;我愤怒的时候,我狂笑;我无可奈何的时候,我苦笑;我发威的时候,我拧笑;我看不顺眼的时候,我嘲笑。”  说起笑,我滔滔不绝。  地包天打断了我的话:“我就是不会笑,才崇拜你啊。你教我嘛!”  我终于明白地包天为什么天天在一楼的电梯门口等我了。  我答应教她笑。  “我先教你最简单的一种笑——微笑。嘴不要咧的太大,咧开一点点就可以了。”  我示范了一个标准的微笑给地包天看。  “我会了!我会了!”  地包天迫不及待。她不笑还好,一笑起来,她的一张脸便成了一张鬼脸。  从上午到下午,地包天一直缠着我,要跟我学怎么笑。从湖边学到山上,又从山上学到湖边,地包天不仅没有学会笑,她的那张脸反而越来越像一张鬼脸。  天上,那白色的太阳突然不见了,天边却亮起几朵粉红的云彩。这不是晚霞?冬日里也会有晚霞?但愿明天的太阳,不再是今天这样冷冰冰的白太阳,而是暖洋洋的红太阳。  傍晚的翠湖公园安静极了,我开始想念杜真子。这时候,她应该已经放学回家了,我得赶紧回去陪着她。  大狗为什么怕小狗  第二天 天气:天是晴朗的天,  却刮着风。风吹在玻  璃窗上,沙沙地响。  今天是周末。  杜真子在被窝里打电话:“我今天到你家去,你有什么好东西招待我?你必须对我好一点!”  一听她这说话的语气,我就知道她是在给马小跳打电话。  马小跳是杜真子的姨妈的儿子,只比杜真子大三个月。这表哥表妹是一对水火不容的冤家。马小跳不怕杜真子,但他怕我,怕我对他冷笑。其实,我是喜欢马小跳的,他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男孩子。可谁叫我是一只忠诚的猫呢?在他们俩吵架时,我必须捍卫杜真子。  矛盾啊,这就是情感的矛盾!  不要以为只有人的情感才充满矛盾,其实我们猫的情感也一样的充满矛盾。  我跟着杜真子马小跳的家。是马小跳的爸爸——马天笑先生来开的门。他是一个幽默的男人。凡是幽默的,都是智慧的。无论是幽默的人,还是的狗、幽默的猫,我都对他们抱有好感。  杜真子特别喜欢马小跳的妈妈,最让她气不过的事就是:为什么马小跳的妈妈不是她的妈妈!马小跳的妈妈是一个美丽的女人。我喜欢美丽的女人,尽管这个美丽的女人总是对我敬而远之,从来不敢靠近我。我知道,她是听信了她的妹妹——杜真子的妈妈的言。杜真子的妈妈一向说我是猫精猫怪。不过,我还是能感出马小跳的妈妈对我的善意,她看着我时,眼神是那么温柔。  总而言之,这一家人,我都喜欢。  马小跳不在家。他的妈妈说,他到超市给我买樱桃番茄去了。樱桃番茄又叫圣女果,是我最爱吃的东西。这东西又好吃又好看,红的纯正,红的透亮,含有丰富的维生素C,吃了头脑清醒,但吃多了会拉肚子。上次马小跳给我吃多了,我就拉了肚子,所以我要管好自己的嘴。有自制力也是一只好猫应该具备的品质。  马小跳抱着一袋樱桃番茄回来了。他看都不看杜真子一眼,就直接奔向我。  马小跳,你给我买什么?”杜真子拦住了马小跳。  “我凭什么给你?”马小跳还是不看杜真子,“你又不是猫。”  “马小跳,我在你的心目中,还不如猫吗?”  杜真子的自我感觉太好。难道她感觉不出来,在马小跳的心目中,她本来就不如我?按说我是应该高兴的,但是我的快乐不能建立小杜真子的痛苦之上。  于是,我开始对着马小跳冷笑。我冷笑的样子一定很可怕:眼睛里闪着冰冷的绿光,左边的耳朵一动一动的。马小跳手上捧着的樱桃番茄散落一地,他向后退了几步。  见好就收,何况我又不是真的讨厌马小跳。  我去吃散落在地板上的樱桃番茄。这一次,我很节制,只吃了六颗。  吃过午饭后,杜真子要和我去翠湖公园赛跑。每个周末,我们都要赛跑。马小跳说他也要去。  “你去问猫吧!”杜真子指着我,“猫同意你去,你就去。”  我明白杜真子的心思,她希望马小跳跟我们一起赛跑,所以,马小跳问我的时候,我面带微笑。  周末的翠湖公园里,游人比平日要多一些。我熟悉这里的地形,知道假山后面有一条林阴道。现在是冬天,虽然道路两旁的柳树枝上没有一片绿叶,但我们是来赛跑的,又不是来看风景的。  三个回合跑下来,每次都是我第一,马小跳第二,杜真子第三。如果只是由我和杜真子赛跑,我就不会让她输得那样惨,至少要给她一次赢的机会。  在这里赛跑的不只我们,一只纯种的柯利牧羊犬和一只纯种的德国腊肠狗也在赛跑。那只牧羊犬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狗,他奔跑的姿势优美极了,金色的长毛随风飞扬。  和牧羊犬赛跑的那只腊肠狗,单凭他的四条短腿,就知道他肯定跑不过牧羊犬。果然,腊肠狗被牧羊犬远远地抛在身后。腊肠狗索性不跑了,他只叫了一声,牧羊犬便转身乖乖地回到他的身边。  “嘿,帅仔赢了!”  一个把头发染成酒红色的小姐,举着一根火腿肠欢呼着,她把整整一根火腿肠都塞进了那只叫帅的牧羊犬的嘴里。这时候,我看见腊肠狗的眼睛里喷出两团妒火。  红头发小姐又从包里摸出一根火腿肠来,拍拍帅仔的屁股:“再比一次。”  帅兴奋地又跑起来。腊肠狗却呆在原地不动。他冲着跑远的帅叫了一声,帅便乖乖地跑回来了。  “跑啊!你怎么不跑了?”红头发小姐向前推着帅,“跑赢了,这根火腿肠才归你!”  帅好像没听见女主人的话,他依偎着腊肠狗。其实,他比腊肠狗大好多,也高好多。他和腊肠狗站在一起,腊肠狗还没有他的腿高。  这一大一小的两只狗,牢牢的把马小跳吸住了。马小跳对动物的兴趣,总是远远大于他对人的兴趣。  他马上凑过去,问:“大狗为什么怕小狗?”  杜真子也问:“为什么大狗会听小狗使唤?”  “要说大狗小狗,腊肠狗是大狗,牧羊犬才是小狗。因为腊肠狗的年龄比牧羊犬的年龄大多了。”红头发小姐说:“你们知道吗?这只腊肠狗是这只牧羊犬的保姆狗呢。”  “什么是保姆狗?”马小跳和杜真子都好奇地瞪大了眼睛。  别说马小跳和杜真子不知道,连我这动物界的也第一次听说。红头发发小姐说,刚生下来的牧羊犬来到她家时,腊肠狗已经是一只成年狗了。确切地说,是腊肠狗把牧羊犬带大的。  这时,腊肠狗脸色阴沉,眉头紧皱。他的眉头已鼓成两个鼓鼓的包,那样子看起来,就像一个忧郁的老头。他看帅仔的眼神里有一种厌恶,有一种嫉妒,还有一种深深的幽愤,而帅仔依然是那样依恋他,顺从他。  我心里生出不祥的预感。  会算命的猫  第三天 天气:这是一个晴 朗的日子。冬日的阳光 对我们猫来说,比金子 还珍贵。  杜真子还在吃早饭,我就出门了。  在电梯间里,我想:今天出门这么早,应该不会再遇见地包天了吧?  电梯门一开,迎面就是地包天一个热情的拥抱。  一股浓烈的甜蒜味儿,真让我受不了。  “你能不能每天吃完甜蒜后,漱漱口?”  地包天张开嘴巴,哈出几口臭气“很难闻吗?我怎么闻不到?”  我赶紧把头扭向一旁。  我问地包天:“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这么早就出门?”  地包天抬头看看天空:“太阳已经出来了,我知道你们猫是最喜欢晒太阳的。”  我告诉地包天,我今天这么早去公园,是为了昨天遇到的两条狗——牧羊犬帅仔和他的保姆狗,我希望今天能再遇见他们。当然,我也把心中不详的预感告诉了她。  “猫哥,你觉得帅仔和他的保姆狗会出什么事吗?”  “至于要发生什么事,我也说不上来。”我说,“只是那保姆狗的眼神怪怪的,我老觉得要出事。”  “猫哥,你说要出事,就肯定要出事。”地包天凑近我,又是一副巴结的样子,“你忘了?你会算命。”  “谁说我会算命?”  “你忘了,我可没忘。”地包天摇头摆尾,“又一次,我们刚认识一只胖胖的花猫,你就说她会短命,果然没过几天,她就死了;还有一次,我跟你到郊外去,我们见到一头患了厌食症的猪,看他病病歪歪的样子,你却说他会长寿,果不其然,那时跟他在一个猪圈里的猪,早就被送到屠宰场杀掉了,直到现在,这头猪还活着;还有……”  “打住!打住!”  地包天的记性太好了,如果让她敞开说,三天三夜他都说不完。其实,我哪里会算命,我只不过相信,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因有果的。比如刚才地包天讲的那只胖花猫,因为她太贪吃,几乎是来者不拒,连下了鼠药的食物也敢吃,所以一命呜呼;再比如那头长寿的猪,他身上肉都没有,根本就进不了屠宰场,所以他想活多久,就活多久。  “猫哥,你算算我的命,好不好?”  性格决定命运。地包天的命应该不错,因为她的性格很好,经常说一些谁听了都高兴的话,所以无论是人,还是猫和狗,也容易得到满足。满足了,便快乐了。快乐是一种生活质量。因为生活质量好,所以命好。  当然,这种“性格决定命运”的理论,即使跟地包天这种头脑简单的京巴狗说了,她也不懂。  “我就算算你今天的命吧!”我故弄玄虚,“今天上午,你遇到的猫朋狗友对你会比较冷淡。下午呢,会好一点”  到了公园,见到那些狗和那些猫,地包天又像久别重逢的样子,热情似火地扑上去想和他们拥抱。可是那些狗和那些猫都巧妙的躲开了,对她的确很冷淡。  “怎么会这样呢?”地包天一脸无辜,“我又没有得罪他们,他们怎么能这么对待我?好无情!”  可怜的地包天,她那里知道,这都是她嘴里的蒜臭味惹的祸。  “猫哥,我真服了你了,你给我算的命真准!”  我和地包天沿着翠湖岸边,寻找着牧羊犬和他的保姆狗的踪影。  金色的阳光照射在翠湖的水面上,像铺上了一层亮闪闪的碎金子。  冬天的太阳照在我的身上,暖洋洋的,好舒服!真想趴在那块被太阳晒得热乎乎的大石头上,好好地睡一觉。可是不行啊,我心里一直挂念着那两只狗。  公园里都找遍了,根本没有那两只狗的踪影。  “猫哥,你知道那两只狗住在哪儿吗?”  “就在这公园附近。”我还记得那两只狗的主人——那个红头发的小姐,昨天似乎就是这么对杜真子说的。  “如果他们就住在附近,我们一定会遇见他们的。”  地包天说得对,住在这公园附近的狗,都会到这里来玩,来散步。  到了下午,公园里的那些狗、那些猫都来找地包天玩。  地包天再一次对我崇拜得五体投地:“你说他们下午对我不会那么冷淡了。算得真准!猫哥,你的祖先肯定是一只神仙猫。”  头脑简单的地包天并不知道,到了下午,因为她嘴里的蒜臭味儿不那么浓了,所以那些狗、那些猫才来找她玩。  按照因果逻辑来推理,我就是这样算命的。  帅仔的保姆狗  又一天 天气:天空阴沉得像一张苦大仇深的脸。在这样的天空下,心情肯定会有些压抑。  今天终于见到了漂亮的牧羊犬帅仔和他的保姆狗——那只长的像老头儿的腊肠狗。在过去的几天里,我和地包天一直在苦苦地寻找他们。  在今天这样的坏天气里,翠湖公园也显得十分肃杀,毫无生气。公园里几乎没有一个游人。  “我好害怕!”地包天缩着脖子,“猫哥,我们回去吧!”  “你怕什么?”  有时候,地包天真的很烦人。  “公园里只有你和我……我们还是到你家去看《猫和老鼠》吧。我觉得你比动画片里的那只笨猫聪明多了。”赞同

其他回答1:  记不得了,但我看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