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生活家政服务信息平台,为您提供专业的保姆、月嫂、育儿嫂、钟点工/小时工等日常家政服务

重庆生活家政网

重庆家政生活服务信息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重庆家政生活网 > 重庆保姆 > 重庆养老院关怀 >  > 正文

一位佛山临终关怀社工独白:24岁的我,为何陪着将要离世

发布时间:2019-07-05 13:04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

在佛山市南海区第四人民医院的社工站内,区晓姗说话时略带一丝拘谨。在过去半年里,这位“95后”姑娘已经在该医院送走了30多位接受临终关怀服务的患者。

去年,南海区卫计局与南海区第四人民医院共同出资购买了“宁养关爱项目”,佛山市北达博雅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下称“佛山北达博雅”)的3位年轻社工,就驻守在这间位于医院门诊部三楼的小房间里,为有需要的危重病人及家属提供临终关怀服务。

什么是临终?很多人理解为生命消逝前的那一刻。然而,临终关怀是为生命即将结束的病人及其家属提供全面的心身照护与支持,使病人平静、安然地度过人生的最后历程。

“在这里服务一年获得的经验,等于在别的领域服务两年。”佛山北达博雅负责“宁养关爱项目”的项目主任张馨匀说,在社会服务领域里,医务社工对专业性要求较高,而临终关怀又是医务社工领域中专业性要求较高的服务领域。

陪伴患者走完“最后一程”

每周,3位社工都会去到那些重症病人较多的科室巡房,向这些科室的医护人员了解患者的情况,寻找需要接受临终关怀的患者。有时候某个科室新接收了临终患者,护士长也会打电话与社工联系,推荐合适的患者给社工。

“医院的医护人员都非常配合我们的工作。”张馨匀说,社工提供临终关怀服务,离不开医院提供的各方面支持。

对于接受临终关怀服务的患者,社工们会提供情绪疏导、陪伴安抚、救助资源链接、善终指导等多方面的服务,旨在提升患者在临终前的生活质量,缓解患者家属的身心压力。

在接到科室护士长的推荐后,区晓姗会先在电脑上查询病人的病情记录,了解病人的基本情况,随后,在护士长的带领下到病房与病人聊家常,建立起信任关系后,再与患者在生死方面的问题上进行探讨。

一位佛山临终关怀社工独白:24岁的我,为何陪着将要离世的陌生人?

患者的乐观与淡然经常会打动她们。

张馨匀第一次见到一位临终患者时,这位由于身体虚弱而说不出话的绝症患者,竟然费力地举起了双手,向她竖起了大拇指,这份乐观深深地感染了她。“患者走的时候面带微笑,身体柔软,让我很欣慰。”她认为,自己陪伴患者安详地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这是一种非常珍贵的经历,也是这份工作的价值所在。

患者去世后,社工们会协助有需要的逝者家属料理后事,并通过各种专业手法帮助家属接受亲人离开的事实,并提供心理援助,引导家属走出失去亲人的阴霾。

区晓姗粗略算了一下,毕业后从事临终关怀服务的半年时间里,她已经送走了30多位服务对象,经常与死亡打交道,改变了她对很多事物的看法。

她坦言,自己以前认为,健康是一件很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在接触很多临终病人后,改掉了很多不健康的生活习惯,更加注重养生,也会经常督促家人去做身体检查。

事实上,经常与死亡打交道的区晓姗,是一位非常热爱生活的姑娘,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做手工DIY,亲手制作一些香薰蜡烛、衍纸等小玩意。她制作的黏土玩偶,颜色鲜艳,线条柔和,透着一股童趣。

一位佛山临终关怀社工独白:24岁的我,为何陪着将要离世的陌生人?

目前社会接受度仍不高

“家人只知道我做社工,但不知道具体工作内容。”被问及家人是否知道自己的工作内容时,张馨匀说,并不会主动跟家人谈及自己的工作。

打算应聘临终关怀社工时,刚毕业的区晓姗遇到了家人的不理解,家人担心她经常与临终患者接触会感染上疾病。同时,家人还觉得她年纪轻轻却经常要面对死亡,不仅对心理会有不好的影响,也会“不吉利”。

“当时我犹豫了四五天。”区晓姗回忆,她那当社区志愿者的外公后来帮了大忙。外公了解到她想从事临终关怀服务后,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趁一次喝早茶的机会说服了其他家人,并鼓励她大胆去尝试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区晓姗谈到,自己之所以坚持要从事临终关怀工作,是希望能够给予社会上的老人更多关爱。她在日常生活中观察发现,很多人在面对小孩子时很有爱心,但转头面对老人就变得很冷漠。“其实老人跟小孩子一样,都特别需要别人去关爱。”

一位佛山临终关怀社工独白:24岁的我,为何陪着将要离世的陌生人?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临终患者都愿意接受临终关怀。张馨匀认为,由于死亡在传统文化里始终是一个忌讳的话题,对于部分临终患者和家属来说,接受临终关怀相当于给患者判了“死刑”,因此并不愿意接受。

对于张馨匀来说,社会接纳度不高也导致“宁养关爱项目”存在招人难的问题。虽然相比其他服务项目,临终关怀社工会有特殊项目补贴,但在去年依然存在招人难的问题。她表示,一方面是临终关怀对社工专业性要求更高,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死亡会让一些社工感到忌讳或害怕。

事实上,提高社会各界对临终关怀的接受度,仍然任重道远。

南海区一养老机构负责人透露,该机构曾经设立临终关怀室,并配备了医护人员、心理辅导师和相关医疗器械。然而,由于一直没有长者愿意使用,临终关怀室最终被改作他用。该负责人认为,在南海区,长者普遍对临终关怀服务接受度不高,难以接受自己患上绝症的事实。

“但我仍然看好临终关怀服务在南海的发展前景,尤其是在医院,身边都是病人,长者接受临终关怀的心理压力反而没那么大。”该负责人说。

“希望做一份善美生命手册”

2011年,临终关怀服务登陆佛山,不少医院和养老院开始了对临终关怀服务的探索。

2018年10月,第四届中国社工教育协会医务社工专委会年会暨第二届广东省医务社工研讨会在西樵举办,就对临终关怀服务做了进一步的探讨。

南海区第四人民医院院长林孝和表示,南海区第四人民从2015年开始引入临终关怀服务,通过这几年的医务社工服务,感受到了医务社工对医院、社会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以及通过他们在医院、患者、社会之间建立一道沟通的桥梁,让医患更和谐、更感知,让生命更温暖,进一步强化了人文关怀照顾,促进人文管理的进步。

另一方面,临终关怀的目标是提高患者的生命质量,通过消除或减轻病痛与其他生理症状,排解心理问题和精神烦恐,令病人内心宁静地面对死亡,帮助患者家属缓解疲劳与压力。

一位佛山临终关怀社工独白:24岁的我,为何陪着将要离世的陌生人?

在张馨匀的记忆里,社工们曾给服务过的患者制作过一个人生相册,这让老人十分开心。“我们希望尽可能的去完成他们的心愿,让他们走得更安详。”张馨匀介绍,目前,她们正在着手设计一份善美生命手册,患者的人生回忆与对后事料理的意愿都将在这份善美生命手册里得到展示。

“有些家属在家人去世之后很快走了出来,但是有些家属很难接受家人去世的事实,一直否认家人离去的事实,这类家属大都需要心理援助,需要我们比较多的介入。”张馨匀介绍,在对病患家属的关怀上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

“随着老龄化程度的进一步提升,在临终关怀服务方面也有着较大的需求。”南海区民政局相关负责人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南海60岁以上老年人口数量有22.5万,占南海全区户籍人口总数的17.6%,预计至2020年,这一数字将攀升至30余万。

相关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