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生活家政服务信息平台,为您提供专业的保姆、月嫂、育儿嫂、钟点工/小时工等日常家政服务

重庆生活家政网

重庆家政生活服务信息平台

您现在的位置:重庆家政生活网 > 重庆保姆 > 重庆做饭保姆 >  > 正文

保姆和雇主不得不说的那些事:我当保姆这些年(一)

发布时间:2019-12-03 09:55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
  写在前面:我从一九九0年开始保姆,二十七年间除做了不到两年出纳,大多数时间都在保姆。其实保姆不容易,雇主也不容易。保姆和雇主之间有许多不得不说的事。有些事,保姆不说,你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现在许多雇主安监控,但是监控可以看到的只是保姆的行为,却看不到保姆的内心。
 
  一九九0年,我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家里也没能力让我复读。村里许多年轻人在城里干活,我也想托村里早出去的人帮我找个活干。正在托人时,村里一位在城里当大官的三叔(庄乡辈,不是本家三叔)回来了,说要找个住家保姆,问我愿不愿意。

保姆和雇主不得不说的那些事:我当保姆这些年(一)
 
  说实话我是不愿意的,因为保姆在那时是个很不入流的工作,能干别的绝没人愿意干保姆。但是三叔许诺了一个好处:如果我干的好,他帮我把户口办出去。能把户口办到城里是那时许多农村年轻人的梦想,而且村里确实有因为在城里给大官当保姆把户口办出去的。
 
  我有些心动,父母也劝我去,说三叔虽是大官,可是待人很和气,村里说起他来没有不夸的,我去一定不会亏待我。
 
  这时我托着找活的堂姐回来了,她听说这事后也劝我到三叔家去当保姆。堂姐比我大五岁,也是高中毕业出去的,在一个服装厂当缝纫工。虽说工作不好,可是她是那种愿意学愿意想的人,五年时间在车间听了不少,也对城里有了比较充分的了解。
 
  堂姐说像我们这些农村出去的人要做出点什么很难,人家城里的兴许只是初中毕业也没你干得好,但人家可以通过关系干个保管什么的,农村出去的却没有这个可能。而且她在车间听那些大姐说了,当官的一般都不会亏待保姆的,年轻的保姆只要表现不差,干个四五年大多数会给找个还说得过去的活。
 
  堂姐还把她听来的许多我想象不到的事告诉我。比如三叔家要是去了客人怎么称呼?
 
  我一个单纯的农村丫头,哪里想到这也是个事儿?问,是不是要随着三叔叫?比三叔大的叫声伯比三叔小的叫声叔?
 
  堂姐摇头,说,你要仔细观察,看客人是什么人。是官,你叫首长就错不了。要是商人,你叫先生或者X总,反正到时候要看你的应变了。
 
  把我吓得当时就打退堂鼓了,一个称呼都这么麻烦,大官人家的保姆不好当,我还是不去了。
 
  堂姐说,干什么都不容易的,特别是我们农村的到了城里更难。到三叔家好歹是个庄乡,再说三叔脾气好,不会为难你的。
 
  我想想也对,我们村里出去了在外面呆不下又回来的不少,看来真的是干什么都不容易,所以我跟着三叔到了他家,开始了保姆生涯。
 
  三叔一家真的很好。三叔不是城里最大的官,但是很有实权。三婶是城里人,可是待人也很和气。她是图书馆的,熟了以后看我爱看书还给我办了借书卡,让我休息的时候去图书馆看书,或者想看什么书她帮我带回来。我今天能坐在电脑旁写这些字,要感激的第一个人就是她。在她家那些年,我虽不敢说博览群书,但是看了不少名著什么的,对我帮助很大。
 
  三叔有个儿子,我叫他哥。他是个警察,很帅很威武。他虽还没结婚,可不常在家,一般都住在公安局。
 
  我刚到三叔家时,哥正谈恋爱,可是三叔三婶都不喜欢他找的女朋友。隐约听说哥的女朋友是个医生,她父母是“下海”第一批人,家里挺有钱。我不明白这个条件三叔还不愿意,他想儿子找什么媳妇呢?
 
  我在三叔家小心翼翼地生存着,生怕他家来客人。我接待的第一个客人是一个局长,我还在想我该怎么称呼他时,三叔给我介绍,说小嫚(我在家乡的小名),这是张局长。我忙说张局长好。三叔对张局长说,这是我老家的侄女,来我这儿帮忙。张局长也笑着和我打招呼。
 
  我很感激三叔,虽然张局长明知我就是来做保姆的,可三叔却说我是来“帮忙”。简单的一个词,让我心里好受了许多,也明白为什么三叔在村里那么受爱戴。我决心在三叔家好好干,为了报答三叔,为了给自己一个好的前程。
 
  后来来客人三叔一般都给我介绍,我就不那么紧张了。我心里演练了许多遍的端茶倒水的过程也变的简单,不像想象的那样手都发抖了。当然也有三叔不介绍的客人,我发现三叔脸色不太好,心想,这个人不是来求三叔办事就是三叔不喜欢的人。所以等客人落座后,我上茶时只说了“请”。简单,既不得罪客人又让三叔不失面子。我看三叔看我眼神很满意,心知自己做对了。
 
  客人坐下就开始诉苦,我躲在屋里仔细一听,原来他儿子犯了错,单位要处理,他来找三叔求情。三叔说这不是求情就不处理的事,然后说喝茶。这明显是送客的意思,可是客人仍喋喋不休。并且我听着他真的把茶喝了。
 
  三叔是厚道人,做不出撵客的事,我就出来给客人添茶。就在旁边半蹲着等着添,客人喝一杯我添一杯。后来客人大概也发现了问题,讪讪地走了。桥段姐
相关阅读
热门阅读